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微信商城 >

散文我没有得到她的爱

  那一年,我正值青春年少,我们乡办印刷厂也刚刚成立。这天前来应聘者比比皆是,尽管人很多,但厂方也不能滥竽充数地一概全收。前提条件是:高中毕业者,且每人必须携带800元,作为厂方集资,方能进厂。否则你不管长得多帅,文化多高,也无缘进厂。

  此条件正好符合我。于是我携带着集资款,有幸地成为一名印刷厂的工人。我一进厂门,就被领导分到了排版车间拣字组。我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就抓紧每分每秒的时间,拼命地背诵字架上的偏旁部首和常用的汉字。由于我认真好学,终于熟练掌握了拣字这个工作。

  一年以后,随着印刷和排版技术的提高以及知名度的大增,我们厂的活源愈加充足。以我们现在的人数和设备,根本满足不了厂子日新月异的发展。于是厂领导做出决定,公开向社会招聘一批新员工,来充实我们厂各个车间的力量。这天前来应聘者云集于此,他们抱着必胜的信念,跃跃欲试。经过笔试和面试,厂子择优录取招聘了很多人。其中有两个正值妙龄的姑娘,一个叫张晓茵,一个叫李萍。俩人情同手足,恰似孪生姐妹。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自从张晓茵和李萍被分到我们拣字组后,我们这里的气氛立即比平时活跃了许多。以往我们拣字组虽说也有妙龄姑娘在里面,但因貌不惊人,才不出众,所以很难引起我们这帮男人的注意,更不要说和她们谈情说爱了。而张晓茵和李萍的到来,无疑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把我们拣字组的宁静生活给打破了。两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让我们这些男人,身不由己想入非非。她俩的到来,给了我们无穷无尽的动力,不仅使我们的拣字速度提高了,而且质量也得到了保证,就连我们拣字组的卫生也焕然一新。即使我们每天工作很累,但一看到身旁有两个婷婷玉立的姑娘在晃动,一天忙到晚我们也不觉得累了,而且工作效率也是事半功倍。

  也许是天赐良机,张晓茵被分到和我一面的字架上。因王晓茵是初来乍到,她需要有一个慢慢熟悉和适应的过程。她的好学和刻苦让人很敬佩。每天张晓茵好早就来上班,不是背诵字架上的汉字,就是熟悉常用的偏旁部首。尽管她很勤奋,但由于是后来之人,再努力也赶超不了我。为了博得她对我的好感,或者说为了接近她,除了按时完成拣字定额外,我对王晓茵是大献殷勤,也不管她是否需要我帮忙,在工作间隙我都要给她空空如也的字架,添满铅字,以便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去练习或者休息。而张晓茵对我的异常举动,是熟视无睹,冷眼相待。在她看来我所做的一切好像是应该的。不管怎样,只要她对我有好感,就是我最大的满足。因为我相信,我对她的好她一定会记在心里的,终究有一天,她的铁石心肠会被感化的。果不其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张晓茵逐渐对我产生了好感,她不再对我冷眼相待,对我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原因何在呢?主要是我对文学创作颇有造诣,拣字速度胜人一筹。我曾有几篇拙文被报社和广播站采用。因为我有深厚的功底,所以认识的汉字就比别人多一些,同时对字义的解释和含义也胜人一筹,人缘在众多人面前,更是深受好评。每天当拣字工作进行时,张晓茵就有很多字不认识。于是她就手捧着拣字稿向我请教,每当听到她叫我时甜美的嗓音,我从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我的学识和才华得到她的认可。望着张晓茵白里透红的脸庞和挂在两腮浅浅的笑靥,嗅着从她身上散发的少女馨香,我是求之不得地告诉她,并忙不迭地把该铅字,从字架上找到递给她。而她在向我致谢的同时,漂亮的双眸便向我投出温柔的目光,又报以嫣然一笑。每当她微微一笑时,好看的酒窝如同牡丹花一样,勾起我心中爱的涟漪。那明眸皓齿的形象便深深地印在我的脑际里,让人挥之不去。于是我会异想天开地认为张晓茵肯定喜欢上了我。有一天休息,我约张晓茵去玩,她没有拒绝,欣然和我前往。我带她逛商场逛公园,坐过山车看电影,然后又一起共进午餐,看着她玩得开心吃得开心,我的心情也很愉悦。于是,我试着牵了一下她的手,张晓茵像触电似的,马上就躲开了,随后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而且那眼神怪怪的。张晓茵对我说:“王师傅你别这样!我们的关系尚未发展到谈情说爱的地步。”

  有一次,我突然生病了,是肚子疼,而且疼得冷汗都冒了出来。可当时厂子的医疗室又缺少应急措施,而运货的那辆车又不在家。病情是刻不容缓。于是张晓茵和另外一个人,毛遂自荐用三轮车推着我,前往乡卫生院。经医生诊断,我的病因是吃生冷的东西导致的结果,并无大碍。医生给我输上液,张晓茵就在旁边守了我一下午。期间她一会儿为我擦汗,一会儿又忙着去找医生。几瓶液输进我的体内,病情趋于好转,腹疼也随之消失,张晓茵这才松了一口气。

  太阳东升西落,日子一天天过去。拣字这项工作经过一断时间的磨练,很快被张晓茵掌握并轻松胜任了。同时,她也认识了许多生字,增加了许多知识。看着她一天天在进步,我由衷为她感到高兴。一天她特意邀请我去吃饭,我恭敬不如从命,跟她去了。她红着脸感激地对我说:“王师傅谢谢你!多亏了你对我的帮助,我工作上的每一次进步,无不与你对我倾注的心血有关,我是一个女孩子不会喝酒,那今天我就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希望你工作顺利,事业有所建树!”

  我忙说:“这是我应该做的,你的进步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老同志帮助新同志理所应当。你就像一缕温暖的阳光照进我的心里,使我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你年轻漂亮,悟性很高学什么都快,其实你的每一次进步与成长是和自己的努力分不开的,我在你身边只不过敲敲边鼓而已,作用没有你说的那么大。”

  张晓茵接过我的话茬说:“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王师傅说实在的,你的文采那么好,博学多才,能在报社和广播里发表文章,可真了不起,你才是我学习的楷模。”

  “那你喜欢我么?何时你才能接受我?”我小心翼翼仗着胆子问。或许这个问题我问的有些突然,张晓茵一时语塞,羞红了脸对我置之不理。她把最后一点茶水一饮而尽,默不作声离我而去。

  从那一刻起我意识到,胆大妄为的我对她产生了伤害。但不管怎样,我对张晓茵那份深深的爱,开始渐渐萌发。虽说自知之明的我有些不自量力,对她表白了一句:你喜欢我么?但毕竟我对她有了那份爱意,我决定郑重正式地向她表白一下,看张晓茵是否真的钟情于我。怎样才能对她郑重表白呢?不知所措的我一时又一筹莫展。张晓茵的好友李萍,因知识渊博,文采胜人一筹,被车间主任慧眼识人才,任命为审稿校对员。我灵机一动何不找李萍来帮忙,可是找她帮忙,人家肯帮我吗?我和她的友情只限于一般的朋友,后来我转念一想,我干脆给她买点东西,这样说话会方便一些。虽说我对李萍的为人很了解:她热情大方,乐于助人,但无利不起早。渴望得到张晓茵青睐的我,在一天中午休息时,我到商店买了点吃的和喝的东西,只身来到校对室。见李萍正坐在那里看书,她见我走了进来,就问:“你来我们这里有何贵干?”我把买来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坐下看了一眼李萍说:“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想请你帮忙,而且此事非你莫属,别人我信不过!”李萍嘻嘻笑着问:“什么事如此重要?还非我莫属,别人又信不过呢?来就来吧!还买什么东西呢?既然东西买来了,我就笑纳了。”我像做贼似的往李萍跟前凑了凑,压低声音说:“东西就是给你买的,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沉默了片刻后,我开门见山地说:“我很喜欢张晓茵,她实在太漂亮太优秀了,自从我和她见面的第一天起,我对她是一见钟情。有一天她请我吃饭,我轻描淡写对张晓茵说了一句,你喜欢我么?从她的神情看,她有些不悦,然后默不作声就走了,都怪我太冒昧了。”说到这李萍没有言语,只是用不解的眼神盯着我看。

  我对李萍说:“怎么不认识我了,老是盯着我看,你倒是说话呀!今天过来就是请你给出个主意。”

  李萍把自己的眼神从我的脸上移开,随后又大方地说:“你放心吧,这个忙我帮定了,这样吧!你抽时间写封信,是关于求爱的内容,我帮你转交给她。张晓茵看到你写给她的信后有何反应,如果同意你们建立恋爱关系的话,我再把这事告诉你,你看如何?”我说:“行!就照你说的去办!那就让你多费心了,到时你最好替我在她面前多多美言几句。”说完我转身走了。

  张晓茵你好!见信如见人!经过几个月来我对你的了解,使我逐步了解你的为人,是那样的心地善良,而又善解人意。你不仅年轻漂亮,而且活泼开朗,你身上所有的优点让我是一见倾心。说句心里话,自打你一踏进拣字组那天起,我就为你婀娜的身姿和秀丽的容貌所倾倒,为此我一直暗恋着你。可我这人笨嘴拙舌,又缺少勇气向你当面启齿,只好选择此种方式,把我对你深深的爱,倾注字里行间,来对你表白。也许当你收到李萍转交给你的信后,会认为我这个人太冒昧、太唐突。同时也会无情把我对你的那份爱远远地拒之门外。但不管结果如何,我还是鼓足勇气向你表白我的心迹,即使我们做不成伴侣,我也心无遗憾。

  我有些沉不住气了,决定问个明白。于是我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来到校对室。李萍对我的到来是心知肚明,她直言不讳地问:“怎么了一脸的不悦?好像谁欠你二百块钱似的,实话跟我说,是否等急了?”我说:“的确有些等急了,这都几天了,不管张晓茵同意与否,她也该给我回信了。”李萍莞尔一笑安慰我说:“你总得多给人家几天的考虑时间吧!女孩子心细又比男孩子沉稳,对自己的终身大事总不能草率吧!你操之过急是无济于事的,你就再耐下心来等几天吧!到时我会给你准信的。”

  这天下午,张晓茵没来上班,她已经找人向领导请假了。她为何没来上班?是家里有事还是我那封情书对她有所伤害?我这样猜想。但不管怎样,我对她的爱依然执着,并坚贞不移。其实,从以往我对张晓茵的殷勤表现,她对我的行为是明察秋毫,只不过她绷在弩弓上的爱情之箭,一直不愿对我发射罢了。而我写给她的信和信中所写的内容,想必她早已知道。翌日一上班,张晓茵径直走进校对室,对李萍倾诉了那件事。中午休息时,李萍把我叫到僻静无人之处。她满脸含有歉意,好像做错什么事似的对我说:“对不起!王师傅!张晓茵早上跟我说了,她觉得你们俩无缘结为伴侣,当作一般的朋友,她是没有异议的。”李萍的一席话,顿时让我产生一种失落感,看来我对张晓茵的爱慕一直是一厢情愿和自作多情,我在她心目中是没有一席之地的,人家并没有把我当做自己的男朋友。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所有的努力和付出是无效的,我并没有得到她的爱。

  我忽然想起英国著名戏剧家莎士比亚的名句:爱情不是花荫下的甜言,不是桃花源中的蜜语,不是轻绵的眼泪,更不是死硬的强迫,爱情是建立在共同基础上的。算了失去就失去吧!我这样安慰自己,但愿张晓茵幸福,能早日找到如意的郎君。

  王丙月,北京人,1966年4月出生,爱好文学,擅长写作,业余爱好广泛。22岁那年担任报社通讯员,曾发表过多篇散文、随笔。对文学事业一如既往,笔耕不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