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微信营销平台 >

上海最大食堂食品供应商乓乓响赴港上市6成收入来自215家幼儿园等

  近日,乓乓响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2020年收益计算,乓乓响是上海最大的食堂食品供应商,而乓乓响也主要面向上海的企业及幼儿园、教育机构等机构客户。

  企业食堂、幼儿园等场所每日短时间内大量的就餐需求催生出乓乓响这样的供应商,乓乓响主要从食品生产商、从产品合作社等地采购大部分农产品及其他食品,经过分选、清洗、削皮和切割等初级加工程序,最终以较小的包装每日准时提供给下游客户。

  目前,乓乓响的产品主要分为动物性食品、植物性食品、加工食品和谷物、食用油及调味品等品类,2021年各品类平均销售价格分别为每公斤58.3元、9.3元、16.1元和10元,报告期内除了动物性食品单价由48.2元上升至58.3元,其余品类价格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在乓乓响所有的品类中,瓜果蔬菜等植物性食品的毛利率最高,2019年至2021年分别能达到44.4%、50.1%和33%,不过乓乓响产品毛利率并不稳定,都存在较大的波动,动物性食品毛利率由2019年的22.3%提升至2021年的39.7%,成为目前毛利率最高的品类。

  整体上来看,2019年至2021年,乓乓响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43亿元、1.23亿元和2.23亿元,同期实现净利润约2268.9万元、2729.1万元和3660.9万元,各期毛利率分别约为28.94%、38.23%和33.83%。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乓乓响的业绩并不稳定,一方面2020年新冠疫情导致的幼儿园、教育机构等改为线上授课使得公司整体收益有所下降,另一方面2021年由于争取市场提高产品售价竞争力等因素公司毛利率也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

  目前乓乓响最主要的客户还是上海市内的幼儿园、教育机构等,2019年至2021年,乓乓响分别有156家、156家和215家幼儿园及教育机构客户,合计收入分别占公司各期总收入的83.2%、59.4%和63.4%。

  报告期内,乓乓响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占当期总收入比重为13.3%、25.4%和35.4%,其中来自第一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则分别为4%、13.2%和18.2%,可以看出的是,公司对主要客户尤其第一大客户的依赖程度在逐渐升高。

  而乓乓响2020年收入下滑主要还是与幼儿园停课停学有关,2020年初上海出现新冠疫情,政府延长春节假期,而幼儿园及教育机构更是在3月至6月期间持续进行线上教学,最终导致乓乓响上半年收益远低于上年同期。

  另外,乓乓响业务覆盖的地域范围非常局限,在疫情下极易收到环境政策的影响。而不仅客户范围有限,乓乓响的全部生产运营场所均在上海,包括配送中心、仓库、加工设施及生产设施的总部位于浦东,分布配送中心位于静安区,而尚未启用的闵行物业也集中在上海市内。

  而2022年3月以来,上海多地出现新冠阳性病例,再次导致全部学校、幼儿园等机构改为线上教学,而大量企业居家办公或要求实施封闭生产也导致对食堂食品需求的下降。

  期间,乓乓响虽然取得政府许可为浦东川沙镇和丽景村居民提供临时及应急服务并提供农产品,包括团购蔬菜及肉类,但很大可能今年乓乓响的业绩将再次因疫情而有所波动。

  2016年2月至2019年8月,乓乓响曾以其内地运营主体上海乓乓响农副产品配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乓乓响农副产品)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公司毛利率处于18%左右的低水平运营,而盈利增速也曾双双出现下滑。

  事实上,乓乓响最初由控股股东黄建义与许建平、钱建平三人共同创立,不过到2019年8月终止新三板挂牌时,黄建义持股比例已经达到99.8%,而到此次上市前其仍然保持绝对控股。

  值得一提的是,在报告期内乓乓响多次进行了利润分配,2019年8月时公司曾宣布分派现金股利1200万元,并已于2021年3月支付。在上市前夕的2022年3月,乓乓响农副产品宣布向股东乓乓响香港分派现金股利2340万元,不过目前还尚未完成派付。

  2022年乓乓响最后一次派息金额约为公司2021年净利润的64%,而以持股比例来看最终绝大部分股利都流向公司实控人黄建义。

  【晚间公告全知道】上汽集团控股股东实施首次增持耗资三亿元!多家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